下注网址

账号:
密码:
全本小说吧 > 特战之王 > 第三百四十三章:安全
    王圣宵的身体再次顿了顿,兴奋药物和奇迹药水的双重注射似乎影响到了他的身体状态。
    可他的气息却跟药物注射之前发生了极为明显的变化。
    无敌境和无敌境之前完全是两个层次。
    这是武道领域的突破,但从生物学上来说,这几乎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次进化,虽然基因序列没有调整,分子结构也没能重组,可这一步步向上的突破,确实是在靠近那个方向。
    一个重伤的半步无敌境和重伤的无敌境完全是两个概念。
    起码后者压制伤势需要付出的代价要比前者小的多。
    王圣宵的脚步也逐渐变得稳定下来,甚至脱离了宋词的搀扶。
    他看着宋词笑了笑,回答了她的问题:“我没有恐惧。”
    “确切地说...是后怕?”
    宋词斟酌着用词,回忆着王圣宵当时的状态。
    她和王圣宵还没有结婚,可是在北海王氏的人心中,她现在已经能算是帝兵山上的女主人,尤其是在她为王圣宵生下了王昊天之后,她的地位稳稳的站在了唐诗上面。
    所以在某些敏感时期,宋词有足够的资格去掌握北海王氏的某些敏感权力。
    联盟行动围攻李天澜就是敏感时期。
    在行动之前,王圣宵就交给了宋词一组密码,这是为了预防最坏的局面发生。
    那组密码在王圣宵回来之后才会再次变动,而在他回来之前,那组密码代表着的是北海王氏让所有人都不愿意去面对的,足以毁灭世界的力量。
    当最坏的局面真的发生的时候,宋词有足够的魄力和狠心去输入那组密码。
    而同样的选择,唐诗未必就敢做。
    可是宋词敢。
    她了解王圣宵,更了解自己。
    王圣宵的眼中,北海王氏的整体高于他的老婆孩子,可在宋词的心里,王圣宵才是她的全世界。
    如果王圣宵真的出现了意外确定陨落的话,那么宋词一点都不介意让整个世界给他们的爱情陪葬。
    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确实是个疯子。
    所以她没有吓唬王逍遥,甚至连威胁都没有,她了解北海王氏的每一位核心人物,同样,作为北海王氏核心人物的王逍遥又怎么可能不了解她?
    所以事实非常明显。
    如果王圣宵真的死在了安南的话,宋词不会听任何解释,不会接受任何妥协。
    她会输入那串密码。
    然后北海王氏储备的所有蘑菇就会向着全世界发射。
    北海王氏的发射技术或许不如中洲和星国可以精确打击全球任何一个角落,可是当北海王氏选择发疯的时候,其他有蘑菇的国度必然也会做出反应。
    于是全世界都会在无比突兀的状态下直接进入末日。
    北海王氏会死。
    其他谁也别想活。
    这种事情,宋词可以做出来,绝对可以。
    所以如果真的如同王圣宵所说的那样,王逍遥出于这种原因考虑才放弃了杀死王圣宵,给了他一条生路的话,这是很合理的,甚至是唯一的解释。
    不然以王逍遥的手段,这次他的计划,最难点就是重创王圣宵,这一步他已经做到了,那他根本就不可能在给王圣宵回到北海的机会。
    但让宋词这几天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是,当王圣宵回到北海,她将自己的计划告诉王圣宵的时候,王圣宵的反应。
    那种反应跟她预期中的完全不同。
    严格说起来...
    当王圣宵知道她想法的时候,第一反应,似乎真的就是...
    一种后怕的情绪。
    结合北海王氏目前的处境,这种情绪在王圣宵身上根本就不应该存在才对。
    因为北海王氏就是王圣宵的全世界。
    如果他死了,北海王氏的崩溃是必然的,北海王氏都要崩溃了,那世界的死活,自然与他无关。
    可是...
    他竟然在后怕?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到当时王圣宵的情绪流露,宋词都会觉得有些不安,这种不安有些莫名其妙,但却又真实的存在着。
    “后怕当然有啊。”
    王圣宵笑了起来:“毕竟我活着回来了,当时我听到你说的时候,真的害怕你没耐心,然后我还在躲避追杀的时候,直接被你炸死了,太冤了点,好在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王圣宵,我是你老婆,你跟我说这些有意义吗?”
    宋词看着王圣宵的眼睛。
    王圣宵默默的看着她。
    他眼睛里的光芒很温和,最终,他伸手摸了摸宋词的头,轻声道:“这是实话。”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没做错什么。”
    宋词停下了前行的身体,看着王圣宵。
    她可以肯定王圣宵的第一句话是假话。
    但同样可以肯定对方第二句话是实话,只是有些莫名其妙。
    而当一个和自己关系最为亲密的人突然在某个微妙的场合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的时候...这几乎可以肯定,这句话其实并不是真的莫名其妙,而是一种...
    暗示?
    宋词很默契的沉默下来。
    王圣宵继续往前走,宋词跟着。
    “你知道我最想做什么吗?”
    王圣宵突然问道。
    宋词沉默着摇摇头。
    “我想喝酒。”
    王圣宵笑了起来:“想了很久了,从我当上北海王氏族长的时候,甚至更靠前一点...
    可惜我不敢,就像是父亲一样,所有人都觉得他是天下无敌的剑皇,可数十年的时间里,所谓无敌的剑皇,却始终都不敢让自己大醉一场。
    在难受,也要憋着,不管是怀念什么,祭奠什么,又或者其他的什么和什么...”
    宋词这一次确定自己接受到了什么讯息。
    这种讯息不是确定的,但却是源自于夫妻间的默契而形成的确切。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低声问道。
    “不知道。”
    王圣宵沉默了一会,轻声道:“但这不重要了。”
    “是啊,不重要了。”
    宋词喃喃自语着。
    “还要让你在看几天家。”
    王圣宵看着宋词:“承载父亲的剑气之后,我会去处理一些事情,家里你要盯着一些,尤其是南边,要防备二叔。”
    宋词沉默了很长时间,才轻声道:“你要去参加江上雨的葬礼?”
    “那不是葬礼。”
    王圣宵摇了摇头,肯定的说道:“江上雨没死,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葬礼,只是名义上的,是他想要表达出来的态度,退出的态度。”
    “这个选择...”
    宋词皱了皱眉:“很明智。”
    “无奈而已。”
    王圣宵摇了摇头:“李天澜没有陨落,李狂徒顺势突破,北海有了我和二叔,中洲局面现在很复杂,江上雨找不到自己的生存土壤了,他留在这里,跟李狂徒合作,凭借境界和战斗力的差距,他会变成李狂徒的附庸,跟李天澜合作同样如此,他实力不差,但在中洲竟然连保持自主性的权力都没有,这种生存还有什么意思?
    而且一直以来,他跟境外特别是圣域的关系都极为密切,离开中洲这片漩涡之后,他才能得到中洲之外各方的权力支持,到了这一步,他只能退出。”
    “这等于是叛国。”
    宋词说道。
    “所以他才需要一场葬礼。”
    王圣宵感慨道:“李华成和议会哪里是吃素的?”
    宋词深深呼吸,按照王圣宵的思路分析下去,这场葬礼的内幕注定会无比复杂。
    “这种场合,你有必要亲自去吗?”
    “当然。”
    王圣宵点了点头:“古行云陨落,中洲只剩下李狂徒和李天澜,江上雨退出意味着他让出了中洲特战系统三分之一的权力,这份权力不可能完全交给李狂徒或者李天澜,因为这很难维持平衡,所以大概率会交给二叔,如果二叔在得到这一部分权力,我们生存压力会更大,所以这部分权力,也是我们需要去主动争取的。”
    “议会不会答应的。”
    宋词摇了摇头:“他们接下来削弱东南集团和北海王氏是定局,改变不了,哪怕是为了转移矛盾,他们也会这么做。”
    “没有什么是不能谈的。”
    王圣宵平静道:“打压会存在,但也可以用交易的方式来进行,到了这一步,我们需要付出一些东西,但也要尽量拿回一些东西,哪怕这不平等,但也能算是收获。
    如果我们扛不住打压,那为什么要硬抗?不如退让一步,拿回一些其他的东西,加强与中洲议会之间的联系,这一步,在父亲痊愈之前,已经改变不了了。”
    “而且...”
    王圣宵继续开口道:“盛世基金的扩张已经影响到了北海的核心利益,说白了, 与其说这是江上雨的葬礼,倒不如说这是各方面的谈判会议,所有人都会去,能谈出一个什么结果,是需要我们自己去考虑争取的,中洲的局面,也会在这次事件之后达成新的平衡。
    放心,我的安危是可以保证的,李华成毕竟还在,不至于让我们在葬礼上打起来,而且以李狂徒和李天澜现在的状态,他们未必能打得过我。”
    宋词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等到这次事情结束后,我会去一趟非陆。”
    王圣宵继续开口道。
    北海如今已经开始积极调整北海君团内的结构。
    但这仍然需要一部分精锐来支撑着暂时过渡完成调整期。
    非陆的神武君团,原本是他交易给林十一三人组的东西。
    可如今失踪的李天澜重新出现,林十一却鸟无音讯。
    神武君团,北海王氏似乎可以拿回来了。
    “你要去非陆?”
    宋词皱了皱眉,本能的有些缺乏安全感。
    “不用担心。”
    王圣宵的眼神悄然变得深邃了一些:“北海现在...很安全。
    非常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