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注网址

账号:
密码:
    申望津闻言,目光不由得微微凝滞,又看了她许久,才终于开口道:“谁告诉你我不喜欢医院?”

    庄依波抿了抿唇,缓缓道:“是我自己的感觉。你既然不喜欢医院,我也不想留在医院。”

    申望津又静了片刻,才道:“所以住院也不想让我知道?”

    “我真的没什么事了。”庄依波忙道,“不信你摸摸,我肯定都已经退烧了。”

    说着她就将他的手拉到了自己额头上,十分真诚地想要证明给她看自己是不是已经好了。

    申望津的手放到她额头上,却只是静静看着她,久久不动。

    “是不是不烧了?”庄依波说,“我自己都感觉得到——”

    话音未落,申望津忽然低下头来,封住了她的唇。

    庄依波蓦地顿住,回过神来,却只是乖乖承接。

    最终她也没能如愿离开医院,不仅她没有离开,连申望津也留在了医院。

    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内心始终有些不安。

    申望津在病房外打完一个电话回来,便动手铺起了旁边的陪护床。

    公共医院没有太好的条件,陪护床都是折叠款的,打开来也是又窄又短。

    庄依波看看折叠床,又看看他,实在是无法想象他要怎么躺在那上头。

    “你回去睡吧……”庄依波这会儿已经放弃了想要离开医院的想法,因此道,“这里睡不好的,况且我也不需要人照顾……”

    申望津缓缓抬起眼来看她,在那张陪护床上坐了下来,缓缓道:“那如果我偏要在这里睡呢?”

    庄依波躺在床上,默默与他对视许久,才终于缓缓开口道:“那也不要睡那里……”

    说完,她努力往旁边挪了挪,将自己身下的病床空出来一个位置。

    申望津倒也不客气,眼见她腾出位置来,直接就躺了上去。

    病床到底也窄小,要容纳两个成年人也不轻松,庄依波还想着要怎么多给他留一点位置,忽然就被他一伸手揽进了怀中。

    两个人紧贴在一起,原本就已经是呼吸相闻的状态,庄依波却控制不住地又往他怀中靠了靠。

    自从回到滨城,他实在是太忙,两个人像这样亲密相依的时刻,其实都已经少得可怜。

    “睡吧。”申望津抚着她的后脑低声道。

    庄依波靠在他颈窝处,正欲闭目睡去,却忽然听到床头传来一阵有规律的震动。

    是申望津的手机。

    她不由得微微一僵,睁开眼睛,却见申望津已经转头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之后,飞快地挂掉,随后发送了一条文字消息过去。

    庄依波没有看他发了什么,只是在他放下手机之后才又开口道:“真的不用去忙吗?”

    申望津垂眸看着她,轻轻抚了抚她的脸颊,随后又拿起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这才又开口道:“睡。”

    庄依波再次闭上眼睛,才又低低开口道:“那你睡得着吗?”

    申望津微微一低头,就闻到她发顶传来的玫瑰香味,那香味完完全全地覆盖了医院的味道,沉入肺腑,令人心安。    “睡得着。”他说,“还会睡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