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注网址

账号:
密码:
全本小说吧 > 王国血脉 > 第195章 坏血
    “我想起来了,洛桑,洛桑——这个名字是有典故的。”

    一条偏僻的小路上,泰尔斯看着远处升腾起的庆典烟花,恍然开口。

    “什么?”

    希莱从他身后赶来,脚步虚浮,神色颓唐。

    “这不是个普通的名字,是个文学角色,不,也许史上真有其人,”泰尔斯抠了抠下巴,若有所思,“一两百年前,‘坏血’洛桑是黄金走廊上臭名昭著的大盗巨匪,一生作恶无数,罪行累累。”

    “你怎么知道的?”希莱奇道。

    “吟游诗、骑士小说和戏剧。”泰尔斯耸耸肩。

    尤其是收藏在耐卡茹的藏书室里(自女大公继位后,封藏多年的库存重新开始增加),在星辰国内看不到的那些。

    “噢,殿下果然见多识广……”

    走在第三个的斯里曼尼先是一脸佩服,随后疑惑道:

    “但是,坏血洛桑?坏血?为什么这么叫他?”

    在辩护师的身后,哥洛佛左右转头:罗尔夫抱着一段义肢,倚着他的一边肩膀,艰难行进,凯萨琳捂着断臂,靠着他另一边肩膀,颤颤巍巍。

    两人均是一脸疲惫,时不时嘶声闷哼。

    而作为人力助行棍的哥洛佛被夹在中间,只能生无可恋地叹息。

    他宁愿留在桥墩底下,跟那个洛桑二世一决死战。

    “因为洛桑,我是说洛桑‘一世’,至少在文学作品里,是个背叛了领主与信条的卑劣骑士,”泰尔斯回忆道,“不止如此,他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亲和老师,叛出家门,犯下世所不容的弥天大罪,只为了证明他比他们强。”

    这话说得众人齐齐皱眉。

    “一听就是十恶不赦。”斯里曼尼啧声道。

    “坏血。”哥洛佛喃喃道。

    泰尔斯点点头:

    “在一些作品里,他还有其他外号——‘恶子’,‘罪种’,‘害群骑士’,‘背叛之剑’,但基本上大同小异。那个黑衣杀手,他既然有‘洛桑二世’这样的外号,那也许是……”

    “一定是特恩布尔起的,”幻刃凯萨琳阴仄仄地开口,“那老逼登没文化又爱装逼,他就喜欢看话剧,然后拽戏词充样子,手下们还得拍他马屁‘帮主知道得真多。’”

    凯萨琳呸了一声。

    “等等,害群骑士,你这么一说我也有印象了,”希莱努力回忆道,“但我记得他只是配角,有他登场的故事里,真正的主角应该是……”

    “‘狼敌’凯拉。”泰尔斯肯定地道。

    众人发出一片“喔”的恍然之声。

    王子抬起头,看着天空上方炸出不同色彩的焰火:

    “作为近代冒险题材作品里,最受欢迎也最有浪漫色彩的英雄主角,凯拉·璨星有着——吟游者们创作出来的——无数敌人和对手,有的取材史实,有的纯属虚构。但即便在‘狼敌’那么多的敌人里,‘坏血’也算得上最残忍狠毒、卑鄙狡诈的一个,武艺超群又智计惊人,偏又毫无原则,令人生畏。”

    这几个形容词说得众人一阵安静。

    “那洛桑‘二世’……二世……”斯里曼尼沉吟着。

    “拜托,告诉我他死了,死得很惨。”希莱一脸疲惫。

    “嗯,在大多数故事里,坏血洛桑最终败在狼敌的刀下,含恨而死,而少数结局里……”

    泰尔斯抬起头,神情凝重:

    “他们同归于尽。”

    周围一阵安静。

    泰尔斯反应过来,连忙挠头一笑:

    “没关系,不管故事里的洛桑如何,但那个洛桑二世,他可算落在咱们手里了,到时候想怎么把他搓扁揉圆都……”

    “不。”凯萨琳突然出声。

    只见她怔了一会儿,不顾其他人的奇怪眼神,看向泰尔斯:

    “我相信您的卫队很厉害,殿下,训练有素,身手高超,但是,但是……”

    她欲言又止。

    泰尔斯疑惑道:

    “凯萨琳?”

    幻刃深吸一口气。

    “我年轻时见过洛桑二世杀人的样子,很可怕,”她担忧道,“但刚刚我有种感觉:他比以往更厉害了。”

    比以往更厉害?

    众人齐齐一顿。

    “别开玩笑了!人都会老的!”

    斯里曼尼勉强笑笑,努力说服他人,也说服自己:“而且他只有一个人,而泰尔斯殿下,您的王子卫队里一定全是王国顶尖的高手,守卫王室,他没法战胜那么多……”

    “他不需要战胜他们,”凯萨琳摇头,“洛桑只需要突出重围,再往阴影角落里一躲,然后我们,我们就只能继续担惊受怕。”

    斯里曼尼的笑容消失了。

    泰尔斯咽了咽喉咙,觉得有必要提振一下士气。

    “听着,我知道他很厉害,否则也不会有这个绰号,但是……”

    但是凯萨琳想透了什么,咬牙开口:

    “殿下!”

    她倚着哥洛佛,一瘸一拐加快脚步:

    “拜托,请您派个人去北门桥。”

    斯里曼尼皱眉:“兄弟会的地盘?”

    凯萨琳点点头,喘息不定:

    “去找‘头狼’拉赞奇·费梭,告诉他,告诉他发生了什么,让他去找来——黑剑。”

    泰尔斯神情一动。

    众人又是一阵安静。

    “黑剑?”

    斯里曼尼一愣:

    “黑剑?那个传说中会巫术妖法,不老不死的兄弟会老大?”

    “他不是传说,也不会巫术,”凯萨琳摇了摇头,冷哼一声,“但是,对,他确实讨人厌。”

    泰尔斯忍不住道:“有必要吗?”

    “面对洛桑,唯有如此,唯有这种级别的高手,我们方有一线希望。否则等洛桑二世逃脱,休养完毕,找上门来,”凯萨琳很是坚定,“无论是我还是他,我们都得死。”

    而你们保护不了我。

    泰尔斯听出了她没说出来的话。

    好吧。

    “那简单,我向复兴宫修书一封,”泰尔斯从容不迫,微笑以对,“把阿拉卡·穆或者罗曼——哦,我是说把王国之怒或者传说之翼调过来,坐镇帮忙?”

    王子看上去把握十足,成竹在胸,连希莱都忍不住刮目相看。

    斯里曼尼闻言精神大振,挺直腰板,一扫晦气:

    “诶,那洛桑二世区区蠹贼,哪里用劳动这两位的大驾……”

    只有去过西荒的哥洛佛和到过要塞的罗尔夫,两人对视一眼,表情古怪。

    而凯萨琳盯着把握十足的泰尔斯,盯了很久很久,仿佛看穿了什么。

    在泰尔斯难以忍受,想着要不要咳嗽转移注意的时候,凯萨琳叹气开口。

    “我知道,殿下,你所说的均是不世出的绝顶高手,他们是战场上的杀神,军阵中的猛将,但是,”幻刃忧心忡忡,她看了一眼罗尔夫,但后者撇开头不敢看她,“不一样的,洛桑二世,他是行走在城市街巷里的刽子手。”

    众人闻声一凛。

    “他们也许能战胜他,打败他,逼退他,但他们杀不死,也抓不住他。”

    凯萨琳的神情越发坚定:

    “只有一个人,一个人可以。”

    感受着对方的眼神,泰尔斯皱起眉头。

    “听着,我见过黑剑,甚至见过他战斗,我知道他很强,但至于那个洛桑二世,不管这外号有什么深意,跟‘坏血’有什么关联……”

    王子叹了口气,狐疑不已:

    “他能比得上黑剑?”

    凯萨琳怔住了。

    “比得上?”

    几秒后,血瓶帮的前老大呵呵一笑。

    “哈哈哈哈哈,年轻的王子,你知道吗,”她看向地面,神情凄然灰暗,“当年,当黑剑刚刚成名的时候,我们是这么说的……”

    凯萨琳抬起头,眼神冰冷:

    “他能比得上洛桑?”

    微风吹来,焰火明亮,众人默默行进,不发一语。

    泰尔斯吐出一口气: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对,也许黑剑是唯一击败过洛桑的人……”

    但凯萨琳打断了他。

    “不,他没有。”

    幻刃垂下了头。

    “是其他人,”她幽幽道,“特恩布尔确实是死在黑剑手里,但是当年,当年真真正正击败了洛桑二世,让他就此败亡的……”

    凯萨琳抬起头,神色狠毒:

    “另有其人。”

    ————

    “拖住他的脚步!别让他再移动了!”

    在托莱多的怒吼声中,桥墩底下的战斗凶险而激烈:

    洛桑二世顶着四人的联手围攻,在刀光剑影中闪转腾挪,挡拆招架,狼狈又惊险,卫队的其余人则守卫外围,虎视眈眈,随时准备顶上。

    “我来封住他的剑,你瞅准了——”

    “跟紧,守住外围!”

    “对着躯干四肢招呼,抓活的!”

    “死的行不?不是复仇吗?”

    “那就便宜他了!”

    “把他往死角逼!”

    “不是你,涅希,你站好你的位置就行!”

    除了最里层直面敌人的四人之外,其余人也彼此呼应提醒,或寻求配合,或纾解压力,他们的站位随着战斗中心的变化缓缓移动,但在托莱多的指挥下,卫队阵型始终定死在桥墩下的范围里,防止洛桑二世突围脱逃。

    就在此时,躲开摩根一记杀招的洛桑二世一个返身,手腕一翻,直扑身后的孔穆托!

    “换人!”

    站在高处,一直盯着战况的马略斯突然暴喝开口:

    “现在!”

    许多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在一旁拄剑休息的米兰达一个闪身,上前架开洛桑的反击一剑,时机正好,让气喘吁吁的孔穆托得以退下,撤到外围休息。

    洛桑呸了一声,但卡朋刑罚官的斧子已经从侧面砸来,他不得不放弃追击,回身闪避。

    马略斯呼出一口气,眉头却越来越紧。

    “快一刻钟了,正面围攻的人手都换了第二轮了,”掌旗官雨果·富比来到他身边,“比想象中棘手得多啊。”

    马略斯没有说话,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激战中的洛桑。

    绰号“鬼魂”的雨果眯起眼睛,看着洛桑二世在四人围攻的阵势中寻隙穿梭,时不时还与外围的第五人交手,啧舌道:

    “啧啧啧,单枪匹马,却丝毫不惧多人围攻,这有让你想起谁吗?”

    但马略斯却摇了摇头。

    “不,你说的那人天纵奇才,依靠的是无与伦比的感知与观察,瞬息接收战局里钜细靡遗的所有信息,将整个战场融合成一个整体。在那人眼里,他面对的不是多人围攻,而是一只漏洞百出,自相矛盾,协调性极差,连路都走不稳的多头与多肢怪物,肢体越多越弱,不足为患。”

    雨果轻声一笑:

    “所以你才安排了这个绞杀阵型,四人主攻,不多不少,搭配出手,伺机轮换,专克极境高手?”

    他说话间,卡朋和奥斯卡尔森齐齐压上,一者进攻一者封堵,加上休息好的米兰达,逼得洛桑二世难以招架,只能再度退后,在最不舒服的角度出剑,与摩根的凶险双剑近距离硬拼一记。

    “漂亮!”

    “哎呀就差一丁点!”

    “打得不错,再接再厉!”

    “照头怼啊,摩根!对他就别好声好气了吧!”

    在卫队的一片呼喝声中,马略斯的嗓音越来越轻,听在雨果的耳中,却越来越重:

    “但是此人,这黑衣杀手的策略与那人恰恰相反:身受围攻,他看似处于下风狼狈不堪,实则一直在保持移动,从未停歇,同时利用反击威慑对手,牢牢控制与四人之间的距离和角度,让自己同一时间内始终处在一对一,顶多一对二的战斗里,扬长避短,只需专注一到两个敌人,最大限度避免受多人围攻。”

    马略斯眯起眼睛:

    否则,只要他步伐稍慢,身位略偏,不幸落入四人同时,或者仅是三人同时的绞杀里,那战斗早就结束了。

    “相比起那人,这杀手面对多人围攻的策略是充分利用空间,把战场拉宽,切割成无数碎片,他每次只对付其中一片,将整体的以少打多,转化成局部的以强凌弱。”

    雨果蹙眉:

    “听上去像是街头混混打群架的策略:被围了就跑,边跑边打,找到机会就照着一个人死怼?”

    “不管你信不信,雨果,有些时候,混混打架和战士对决乃至沙场打仗的内在逻辑,其实相差不远。”

    雨果表情不爽,他重新把视线转移回战局:

    “那就是说,实际战况并非是这家伙被四个敌人围攻了十分钟,而是他——即便是受到种种掣肘,只能有限发挥的他——主动挑选战场,跟每个敌人单独决斗了两分半钟?”

    马略斯点了点头。

 &n nbsp;   对。

    是这样的一对一决斗,在十分钟里,分别发生了四次。

    雨果明白过来:

    “这就是为什么,以亚伦德的身手,他们还如此辛苦,久攻不下。”

    掌旗官面色一寒: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收紧阵型,逼拢内围,削减他闪躲翻滚的空间,让他无处下脚,遑论移动!”

    “那就正中他的下怀。”

    嗯?

    雨果再度疑惑。

    “强弱相生,此消彼长。若我们收拢内围,缩小空间,就意味着放掉了外围,空出了身后,”马略斯冷静地道,“对,也许他再难通过移动来扬长避短,被迫落入围攻,但他只要拼着受伤硬扛一记,冒险突破第一层防线,而薄弱的外围又没有足够人手拦截拖延他,那他就能利用我们身后的空当扬长而去,无阻无拦。”

    雨果表情复杂,最终嘁了一声:

    “切,弯弯绕绕的。”

    马略斯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洛桑的眼神越发凝重。

    说话间,符拉腾和朗莱在指挥下双双抢上,替换下中剑挂彩的摩根与卡朋,对洛桑二世展开新一轮围攻。

    “不妙。”

    马略斯突然出声:

    “第二轮之后,他已经渐渐熟悉了每个人的风格,开始游刃有余了。”

    雨果眉毛一跳,刚好看见气势汹汹的朗莱被洛桑突然的一剑逼退,狼狈翻滚,幸好符拉腾从旁攻来,分担压力。

    见鬼。

    “好吧,看来要走预案了,”雨果不耐烦道,“A计划,下死命令,不计代价猛攻;B计划,加快轮换节奏,以加剧他的消耗;C计划,远近结合,伺机偷袭,还有D计划——反正,我们时间不多了,你想选哪个?”

    马略斯沉默着,目光闪烁。

    “Z,”守望人轻声开口,“我选Z。”

    那一瞬间,雨果·富比微微一怔。

    Z?

    下一秒,雨果冷笑出声:

    “有趣,相比以前,你的幽默感变好了。”

    但马略斯没有笑,他只是缓缓转头,看向富比,目光淡然。

    掌旗官的表情变了。

    “见鬼,你没在开玩笑,”雨果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怎么回事?”

    “误判。”

    “什么?”

    马略斯叹了口气:“关于此人的实力,我们遵循了过时的情报,作出了极其严重,极其危险,甚至可能致命的误判——先前的预案,已经跟不上变化了。”

    雨果一愣:

    “我不明白。”

    此时场中异变再生,只见洛桑闪开一步,剑影飘忽间,原本处在攻势的符拉腾闷哼一声,身形一歪,盾牌落地!

    众人惊呼一声,千钧一发之际,米兰达的鹰翔从旁边袭来,以一记精彩的横削击开洛桑二世的必杀一剑,时机恰好。

    “掩护换位!”

    只听咻咻两声,保罗和伊塔里亚诺弓弩齐发,逼得洛桑二世一躲一挡,无力追击。

    趁着这两箭的空档,托莱多和库斯塔齐齐抢上,前者将痛苦的符拉腾拖到安全地带,后者补齐位置,咬牙举刀。

    洛桑二世轻轻抬头,与高处的马略斯对视一眼。

    看得场边的雨果掌旗官心情一紧。

    “他的这种打法,本该是最耗费体力的,但是到现在,我看不出他有任何力竭的迹象……”

    马略斯望着洛桑,却面色不变,依旧从容:

    “不,此人远远不止是我们以为的‘会异能的超阶剑手’或者‘实力大损的前高手’这么简单。”

    雨果难以置信:

    “你是说,他隐藏了实力,特意迷惑我们?”

    话语落下,战斗再发,洛桑身形一动,早有准备的四人刀剑齐上,将他死死咬住。

    “还有他的剑术与武艺,”马略斯语气收紧,“帝风,北方的攻防派,南边的技击派,新潮,乃至终结塔里的不同派别……不,不止,在他的动作里,我甚至看到了许多小众武艺的身影,包括大草原与翰布尔、夙夜的武术,还有许多我也拿不准,因为每种流派风格都只出现一瞬,似是而非。”

    “这么多?”

    马略斯点点头:“像这样身兼多技的人有两种可能:第一种,他杂学而不精,博艺而不专,有形无神全是花架子……”

    雨果习惯了他说话风格,闻言直接挥手略过废话:

    “那第二种可能?”

    马略斯没有回答,只是死死盯着洛桑二世上下翻飞的剑刃,久久不言。

    雨果明白过来,撇头呸声:

    “见鬼。”

    但马略斯似乎还嫌不够,雪上加霜:

    “更见鬼的是,这还只是他的剑术。”

    还没算上异能,终结之力……

    包括凯文迪尔家的援兵。

    想到这里,马略斯眼神一厉!

    “把我的命令传达下去:Z计划。”

    雨果连连皱眉:“这些孩子,有些人可能不知道Z计划……”

    “但你知道,雨果。”

    马略斯命令不停:

    “如果有人质疑,告诉他们:王子殿下要放长线,钓大鱼。”

    雨果话语一滞。

    他不甘心地看向场中:

    “但此人干系重大,如果错过眼前……我们真的一点就机会都没有——”

    “十二个。”马略斯突然道。

    雨果眼神一动:

    “十二个什么?”

    “十二个人——头四个人加快节奏,不计代价压迫性猛攻,消耗他的体力和精力。中间上三个实力够强的,分门别类测试他的风格,找到破绽弱点。再有五个人,看情形搭档,双人或三人组,决一死战,努力逼出他的底牌,剩下的人,随机应变抓机会,争取一击必杀。”

    马略斯目光微动:

    “若搭配得当,安排到位,士气不崩溃,而运气也不太差的话,我们伤亡减员十二个人左右,大概能有机会拼掉他——起码做到两败俱伤。”

    什么?

    两败俱伤?

    雨果忍不住开口:

    “那要活捉他……”

    “想都别想,”马略斯打断他,“若抱着这念头,心存侥幸,怕是连两败俱伤都难。”

    雨果面露难色。

    “你确定?”

    马略斯点点头。

    “我本来还有疑问,但经过刚刚那么多好手的连续围攻,现在已经十分笃定:此人无论实力经验,意志体力,俱为上乘,不可测度,剑术更是出神入化,上限未知。”

    说到这里,守望人叹了口气,上前一步。

    “就这十分钟而言,即便在我所见过的极境高手里,他也处在最顶尖的那一批,”马略斯的表情无比严肃,“堪比当年的刑罚骑士和雨中之心。”

    雨果悚然一惊。

    “这么夸张?跟刚才的异降有关吗?”

    守望人摇了摇头,示意不知道:

    “十二个,或者Z计划,你说呢?”

    十二个。

    雨果皱起眉头,他转过头看向在场的部下们:摩根、涅希、孔穆托、奥斯卡尔森……他们之中有的气愤填膺,有的跃跃欲试,有的如临大敌,有的无比紧张……

    掌旗官欲言又止:

    “但是,但是……”

    守望人看向他,话锋一转:

    “对,我想的也一样:这值得吗?”

    雨果沉默了几秒:

    “这就是你推演出来的结果?”

    “只是其中一种。”

    马略斯看着洛桑而是那越发自如的动作,默默道:

    最乐观的那种。

    但雨果想起了什么,恍然明悟:

    “刚刚你急着催王子先行离开,是因为你早看出了蹊跷,没有十足把握拿下他——如果那孩子留下来,可能会有危险?”

    马略斯点了点头,哼声道:

    “而以他向部下喊话都要带着布偶熊的性格,肯定不允许我们牺牲十二个人,不,哪怕要牺牲一根指甲,他都会大呼小叫,严重干扰我们的决策。”

    雨果若有所思。

    马略斯重新问道:

    “所以,十二个人,还是计划Z?”

    雨果沉默了几秒,释然一笑:

    “你知道,放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甚至不需要决策——你不会对这种事犹豫的。”

    马略斯眼神一动。

    “现在也不会,”守望人重新看向场中,语气冷漠,“但你知道,我们的上司是个记仇的小屁孩,不好得罪。”

    雨果叹了口气。

    “你说得对,”他抬起头,哂然一笑,“严重干扰我们的决策,哼。”

    马略斯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

    就在此时。

    “换位!”

    这一次,场中足足有三人轮换上场,撤下的三人无不气喘吁吁,只有米兰达凭借着看似平平无奇,却总能发挥作用的剑术留在场中,勉力支撑。

    托莱多检查完符拉腾的伤势,让人替伤者包扎,而他站起身来,对马略斯摇了摇头。

    “伤亡出现了,第一个,”马略斯收到信息,语气一紧,“我们得决定了。”

    雨果深深叹息。

    “你已经决定了,对吧?你只是需要有人帮你说出来,让你好受点,见鬼的恐怖利刃。”

    马略斯眉头一紧:

    “你知道我讨厌那外号。”

    雨果拿出笔记本,讽刺一笑:

    “但我喜欢。”

    马略斯面色一变,但雨果不等他说话,就立刻开口:

    “好吧,那就Z计划!”

    掌旗官转过身,对远处的伊塔里亚诺做出命令手势:

    “可谁来……”

    但雨果随即一顿。

    他不顾对面伊塔里亚诺一脸惊讶,请求他重申命令的手势,而是直直回过头,看着马略斯面无表情的样子,神色一变。

    “不。”雨果怔道。

    马略斯点了点头,神色淡然:

    “对,如你所说,这是我推演的结果。”

    雨果呼吸加速,他看了一眼场中的洛桑,又看看马略斯,狠狠呸声:

    “见鬼,当你让我来帮你的时候,可没说这差使这么凶险!”

    “我真的没说?”

    雨果喘了两口气。

    “你把握有多少?”

    马略斯眼神一动。

    他知道,雨果问的不是战胜的把握。

    马略斯勾起嘴角,笑容如故:

    “五五开。”

    “哈,又来,我tm就知道,”雨果讽刺一笑,“这世上有谁对上你不是‘五五开’的吗?”

    “当然有,”马略斯叹息道,“若史陀后勤官对上我,可说是十零开,我毫无胜算,只想转身逃跑。”

    “尤其他拿着账本的时候?”

    马略斯和雨果对视一眼,齐齐一嗤。

    “照这逻辑,你对上小屁孩儿,岂不也一样?”

    “是的,只是胜算恰好相反。”

    守望人和掌旗官双双一笑。

    “那卫队的血仇怎么办,阿克奈特的荣誉复仇?”雨果收敛笑容,低声道。

    马略斯也收起了笑容。

    “我会想出办法的,雨果,无论他有多强,我们都会干掉他的。”

    他看向洛桑二世,再看看雨果:

    “我发誓,以剃刀家族的名义。”

    雨果回望着他,点了点头。

    “我会按规矩记下这句话的,”掌旗官回复冷漠,“你知道,沃格尔会看到的。”

    马略斯沉默了一秒:“很好,你应该的。”

    雨果冷笑一声。

    “好吧,见鬼的Z计划,我tm当初就忘恩负义一些,好好蹲在掌旗翼,蹲在永星城,到时提前退役养老,少掺和这些卫队和王家的烂事,去nm的恐怖利刃……”

    雨果喋喋不休,但他依旧转过身,继续去传达命令。

    而马略斯看着他的背影,深吸一口气。

    守望人转向战局,表情一冷,终结之力如洪水般溃堤而下。

    那一瞬间,他眼前黑白色的荒芜世界轻轻一震,重新变得五彩缤纷。

    美轮美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