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注网址

账号:
密码:
    李双雄要是泉下有知,听到这话非得爬起来把他掐死不可,就算脑子进屎也不带这么无脑的吧?

    旁边有人纠正道:“演戏肯定不是演戏,但是我很奇怪,李双雄为什么连他古鳄后裔标志性的恶水规则都不用, 总不能是被压制得动不了吧?”

    “怎么可能?他是被越级挑战的一方,规则层面只有他压制林逸的份,林逸怎么可能压制得了他?”

    殊不知,李双雄确实就是动不了。

    随着新世界的快速演化,虽然在诞生生命这个标志性的大事件之前,林逸的整体实力境界很难得到什么实质性的暴涨, 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战力就不会提升。

    境界是境界,战力是战力。

    对于普通修炼者来说两者是一回事,可对于林逸这样的牲口来说,这完全是两码事。

    新世界进一步演化之后,一个最明显的好处是,他对世界意志的掌控更加得心应手了。

    刚刚就是他用世界意志强行清场,清空了李双雄身边的规则力量,而所谓的规则高手,本质都是从构成世界秩序的规则中借用力量,一旦途径被隔绝,一身实力直接就去了九成。

    规则清场,这无疑将会成为林逸未来最重要的一记撒手锏!

    一片死寂中,林逸抬眼看向对面:“你们有人想要让我偿命, 有人想要借机出头,想法都可以理解,但无论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 上来之前最好先问问自己,这个代价你付不付得起?”

    对面哑口无言。

    虽然因为卫雨儿的死,沉默行军算是勉强被凝聚成了一体, 可归根结底终究还是乌合之众。

    若有好处,自然有人一拥而上。

    可一旦遭到当头一棒, 形势落入逆风,立马就会不知所措,再严重一点,甚至可能当场崩盘。

    “到底是不是你杀了卫雨儿?”

    人群中忽然有人喊了一句。

    这个问题,同样也萦绕在许多人的心头。

    虽然现在的舆论矛头完全指向了林逸,但也并不是全世界都站在他的对立面。

    林逸会的出现,固然是有心人在幕后刻意抹黑,以此来败坏林逸的路人缘,可同时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林逸其实是有一定的群众基础的。

    哪怕是千夫所指的眼下,相信他的人也不在少数,只不过在沉默行军声势浩大的百万众面前,声音被压了下去罢了。

    当然,此刻问出这個问题的人是什么居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林逸看了对方一眼:“我要说不是我杀的,你信吗?”

    对面立马有人反驳道:“放屁!当时护卫队几十个人看着,一个人可能会认错,难道几十个人会一起认错?”

    林逸笑而不答,忽然解除魔神蚩尤形态,在全场一片惊呼声中竟是完全换了一个形象。

    大祭司。

    众人看着场中的这个“大祭司”, 又忍不住朝对面主位上的大祭司看去, 以他们的眼力竟看不出半点差别,甚至就连神识波动都一模一样。

    如果走在外面,他们之中至少九成九的人,都会毫不怀疑将场上这位“大祭司”当成本人。

    “真能以假乱真?”

    不少人顿时就有些动摇,更多人则是看着大祭司的反应。

    林逸这个做法看似只是自我澄清的一种演示,但他伪装成谁不好,偏偏要伪装成公认最德高望重的大祭司,这就很有点意思了。

    明显是意有所指啊。

    不过大祭司本人却是不为所动,似乎全然没有意识到林逸此举的深意,亦或者,干脆就当没看见。

    这种时候,装死就是最优策略。

    因为无论他做出什么反应,都势必会将对面的注意力从林逸身上移开,那样一来,就相当于变相给林逸解围了,以他的段位自然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果不其然,立马又有人重新将矛头对准了林逸。

    “想得倒是挺好,不过你要是以为靠这种真真假假鱼目混珠的手段就能蒙混过关,那未免也太小瞧大家的脑子了吧?”

    “没错!在没有决定性证据能够证明是其他人之前,你就是杀害卫雨儿的凶手,谁也无法否认!”

    “一命偿一命,今天我们沉默行军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你林逸罪恶滔天,必须付出代价!”

    一时间群情激奋。

    对于到了一定层次的高等级修炼者来说,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其实已经无关紧要,这本就是必经的修心历程。

    可是此刻面对足足上百万众的集体怒火,那种扑面而来的实质压力,就算是林逸也不能等闲视之。

    后方前五行走看着这一幕,纷纷替他捏了一把冷汗。

    杜洪皱眉不已:“这么多人的情绪一旦被挑动起来,就已经不是靠讲道理摆事实能平息的了,林逸想要靠他自己一个人破局,难了。”

    场中林逸对此自然也是心知肚明,他压根也没想过要说服对面这上百万人。

    这种场合,最有效最能让人听懂的说话方式,就只有拳头。

    林逸扫了对面一圈,摊了摊手:“我就站在这里,想要让我付出代价的尽管上来,我都接着。”

    对面顿时噤声。

    如果没有李双雄的前车之鉴,跃跃欲试的野心家绝对不在少数,但是现在,却迟迟没有一个人胆敢上场。

    甚至就连那几位已经跻身顶层战力的存在,也都不约而同选择了驻足观望。

    毕竟,西海之王敖宇宙陨落,距今也才不过两个月而已。

    他们并不清楚到底跟林逸有几分关联,但是在别人试探清楚林逸的底细之前,他们绝不会在这种场合冒然强出头,万一闹到最后给别人做了嫁衣,那就搞笑了。

    林逸等了许久,微微皱眉:“一个都没有吗?”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直至有人喊了一句:“跟他这种杀人魔头讲什么江湖道义,并肩子一起上,替卫雨儿和我们死去的亲人报仇!”

    百万众顿时骚动起来。

    如果海神殿摆出死保林逸的架势,他们未必有这样的胆子,毕竟哪怕是他们自己也很清楚,除了人数占据优势之外,其他无论哪一项在海神殿面前,他们都是劣势的一方。

    可是现在,自大祭司以下,包括神殿亲卫军在内,明显都摆出了袖手旁观的架势,这就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e7681425b47782adba4b1455eefccbb1";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